我們的做法:10年1劍複利投資與市場實際或與預測無關

31歲內容:           

巴菲特在1961年有一段「一個預測」

一個預測

一般的讀者將會認為我這種做預測行為肯定是很有問題的。因為我一直避免去預測

我的確對於未來一兩年間市場的情況一無所知。

我認為我們可以確定將來十年間市場會有在一年中上升20%或者25%的時候,也會有下降同樣幅度的時候。當然更多的時候市場的波動會小於這個幅度。而對於長期投資者而言,上述的情況都是沒有太大意義的。

對於任何一個較長的歷史時期而言,我認為道鐘斯指數應該會取得一個總體在5%到7%的年複合增長率(包括上市公司的分紅)。對任何一個報有超出該幅度的希望的人而言,他都會面臨失望。

思考:複利投資組合大敗定存+通膨=4.5%不難,投資=時間*時間*時間。

 

我們的目標是在一個較長的歷史時期取得超過道鐘斯年均複合增長率的回報,而不關心我們是否在某一年中超越了或者低於道鐘斯的表現。許多合夥人對此表現出了程度不同的贊同。然而我希望大家能夠真正的明白這一點,你們對此所表現出的贊同和理解應當不僅僅是表現在我們的表現超越市場的時候,更要在我們的表現低於市場的時候。

如果我們的表現能在長期而言戰勝道鐘斯指數十個百分點,我將會感到滿意。

 

如果1:未來市場在一年中下跌35%或者40%(我個人認為這種情況是很可能在未來的十年中的某一年出現的,當然我不知道具體是哪一年),我希望我們的投資只下跌15%或者20%.

如果2:市場保持不變,我希望我們的投資能賺10%左右.

如果3:市場上升20%以上,我們將掙扎著達到市場的平均水準.

思考:3個市場如果都會在未來的十年中的某一年出現

 

在預期道鐘斯的長期年均複合增長率在5%-7%之間的話,我希望我們的增長率將會在15%-17%之間。

思考:在預期道鐘斯的長期年均複合增長率在5%-7%之間的話,我們的投資組合年均複合增長率在5%-7%不難

 

上述的預期可能有些草率,而且在將來也有可能被證明是錯誤的。然而我認為合夥人有權利知道我的想法的預期。1961年的情況就顯然跟我預期有著很大的出入。幸好這種差異偏向於好的一面。然而,這種差異不會總是向好的一面傾斜!

思考:長期好公司10年有那些值得參考的賣點,絕對不是空頭市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int 的頭像
Saint

巴菲特投資學校

Sai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