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的做法:10年1劍複利投資與市場實際或與預測無關

36歲內容:

1966

巴菲特在1966年再次有一「市場預測」

我之前已經說過:“我並不從事對市場情況和行業境況進行預測的生意。如果你認為我具有這種能力,或者你認為這對於投資而言是重要因素,那你就不應該仍然留在我們合夥企業中。”

思考:我們耐心持有2412+2105+1216+1102+1402+2823+2891+2885,市場股價表現一直未符我們的理想,但是做為長期複利圈選的好公司,我們不能不對於這組投資組合的永續生存,相對滿意,或者未來10年我們必須剃除長期競爭力嚴重衰退的某幾家,不過目前這幾家我們主要的投資組合,明年依舊不變。

 

當然我的上述評論可能收到各方面的質疑和攻擊。但是我也相信其中我想表達的意思是被大多數合夥人接受的。當我們買入或者賣出股票的時候,我們心想的並不是市場將會怎麼樣,而是公司將會怎麼樣。股票市場將會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什麼時候我們是正確的,而我們對公司的分析的準確性則將在很大程度上決定我們是否是正確的。換句話說,我們關注的重點是應該會發生什麼而不是它應該在什麼時候發生。

思考:好好將這一句「當我們買入或者賣出股票的時候,我們心想的並不是市場將會怎麼樣,而是公司將會怎麼樣。」,記得要做股東投資人,不做市場投資人。所以公司壽命是首要,股利其次,價差免談。

 

對於上述的百貨店生意,我可以確定的是它12月的生意會比7月的生意要好(你看我是不是已經對於百貨行業有了非常深刻的認識?畢竟我曾經在小時候就在我祖父的小百貨店裡以每小時$0.75的薪酬工作過一段時間)。

真正重要的是今年的12月的情況是否要比去年的情況好,而我們對於未來的每一個12月份就做出了怎樣的計畫。

思考:沒有能力預測投資組合未來1年是否會比今年好,不過絕對可以不必預測投資組合未來1年股利回饋無法打敗定存+通膨。

 

但是對於我們的總體投資組合而言,我則完全無法預計12月份是否會比7月份要好,我甚至無法預計12月份是否會發生重大的損失而有時候事情確實會這樣發生。

我們的投資組合可不管地球需要365又四分之一天才能繞太陽一周,它們也完全不會考慮到我每年在地球繞完一周的時候都需要向各位合夥人提交一份這樣的報告

思考:投資組合績效不以1年績效觀察,3~5年複利年數表現為主

 

我之所以再一次提出這個關於市場預測的概念是因為自從道鐘斯指數從2月份的高點995點下跌至5月份的865點時,我接到了幾個合夥人的電話,聲稱他們認為股票的價格仍會進一步下跌。

此情況讓我的腦中瞬間產生了兩個疑問:1)如果他們知道2月份道鐘斯就會持續下跌至5月份的低點,那他們為何不早一點告訴我呢?2)如果他們在2月份的時候不知道指數會一直下跌到5月份的低點,那他們為何又會知道5月份之後指數會繼續下跌呢?另外也有幾個電話建議我應該賣出我們所有的股份並等待,直到市場的情況更加明晰。請允許我在此再度聲明兩點:1)未來對於我而言永遠是看不清楚的;2)似乎從未有人在市場上漲100點之後打電話給我,聲稱未來的市場行情可能難以看清。

思考:即使我曾有未來一點黑暗時期預測,但是未來對於我而言永遠是看不清楚的,1957年巴菲特開始警告市場空頭危機,然而整體1957~1969年市場出現大漲小回的多頭走勢。

 

我們不會將我們持有的證券以一個被低估的價格拋售,即便某個星象學家聲稱市場將會下降,而且總有些時候他們的預測是正確的。我們也不會以一個已經合理反映了公司股票價值的價格買入任何股票,哪怕有專家聲稱市場將會上漲。有哪個人在購買私人公司的時候是根據股市的上漲或是下降的趨勢做出購買決定的呢?隨著市場的上漲或下降,公司的核心價值並未見得會有很大的改變,我們所要做到就是利用市場的非理性而獲利。詳細相關的論述可以參見格雷厄姆《聰明的投資者》一書的第二章,我認為這一章的內容比目前任何的其它投資論述都更為重要。

思考:我們不會將我們持有的證券以一個被低估的價格拋售並不侷限於空頭市場,我們依據未來長期競爭力成長力遞減,在多頭市場慢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int 的頭像
Saint

巴菲特投資學校

Sain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